柳色花宵

diary of Immorl Street
不務正業的倉庫。

有幸得此倏忽之身,遍觀紅塵春花秋月,
願這一世,確是好夢一場。

.

賣場可先收藏,不專業寫手,預購外不敢印太多TDT。
6/5開始預購到月底。

<HARPOCRATES>賣場連結


不知道為什麼先出了小說本,
大概故事比較完整,想給自己留念一下,其它都還是填不完的坑啊啊啊~ 

大家還有什麼願望,可以趁機跟我說一下。

[茨狗]Harpocrtes 10

[怕斷腿慎入之越野溫泉小火車]


接近尾聲啦~~出差回來還沒寫完!sad!

[茨狗]Harpocrates 09

紅髮不良少年茨木 x 高材生大天狗

(一心搞狗。ps.本章微虐。)

Harpocrates 09

黑色群鴉,穿梭藍空,蟄伏獵手的槍響貫穿山穹。

今晚是九州溫泉旅行重頭戲,翻山越嶺來到迷人的溫泉小鎮湯布院,整座溫泉莊園被學校包攬,各班男女輪番進公共澡堂,吃不痛教訓的F班眾,像放野群牛撲入池水,很快又鬧騰起來。被擠兌的妖狐四十五度角明媚憂傷,只能灰溜溜尾隨習慣獨來獨往的夜叉,好讓自己不顯得太寒磣。

夜叉也嫌棄他,說他演什麼少年維特。幾年缺德事幹盡的情誼,沒人真覺得妖狐會在這種事上出賣朋友,留言版帶了風向,一口咬定大天狗當間諜告狀,至於嫌棄妖狐不講義氣的切八段遊戲,估計維持不到今晚,就會為了他包裡那幾本有色文...

[茨狗]Harpocrates 08

紅毛不良少年茨木x高材生大天狗

(曠日費時的曖昧。)

Harpocrates 08

柳川很詩意,連岸綠蔭,小舟搖曳,素稱日本威尼斯,更似江南水鄉溫婉。

闖進一群雀動的孩子,渾然鬧成水上樂園。

住在柳川河畔的學生,列隊步行至登船口。大天狗一大早把背包寄存青行燈房間,就隨她們行動。確定人數到齊,其餘時間學校對於分組管理十分彈性,尤其眼下小船扁舟,浪漫多情,誰不想佳人有約、郎君在側。

一組一組接著上小船,輝夜姬坐定船板,看見大天狗隨後上來時,不住悄悄捏了旁邊雪女一把,低頭臉紅話都不會說。青行燈小組除了輝夜姬、二年級的雪女,其它三個女孩比較陌生,也就高馬尾的妖刀姬,從D校轉來考進E班,加入劍道社實力稍為聞名,不知...

[茨狗]Harpocrates 07


紅毛不良少年茨木x高材生大天狗


(欺負大天狗,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)

Harpocrates 07

櫻花爛漫,風和日麗,春遊的遊纜車依序駛出校門。

最後一輛出發的三年F班,興奮喧囂堪比世足現場。對他們而言,這是辛勤勞動後,換來的豐年盛典,意義不凡。

唯一勤懇付出不得收穫,還被狠坑了一把的,只有大天狗。

這次春遊,依旅館房間六人為單位分組,同班湊不齊整,還能跨班甚至跨年級併組。班上分組的時候,大天狗還在辦公室複印導遊文件,不幸成為遺棄人口,被隨意發配。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,深刻感受沒朋友的悲痛。

要說還有什麼,比和茨木分進同組更慘烈,那就是和茨木一起,被分進F班隊伍裡面。他拿到分組表,內心幾乎是崩潰的,如果不是...

[茨狗]Harpocrates 06

紅毛不良少年茨木x高材生大天狗

(大概是......雙向欲擒故縱?)

Harpocrates 06

送大天狗回宿舍後,茨木後悔了一整晚。

待在自己那裡,大天狗肯定不自在,但留生病還備受折騰的大天狗一個人,換他坐立難安。壓抑住去宿舍接人的衝動,平時大爺似壓軸進場的惡少年,一大清早神色陰戾坐定教室,進門的同學都給嚇得夠嗆。

比平時稍晚到校的大天狗,進門也沒給他好臉色。茨木見到大天狗 ,心是舒坦了,嘴上卻貧:「你就不能好好在床上躺一天?」

大天狗故作充耳不聞,好不容易平息的體溫卻開始燥熱,不安反應如蟻蝕身。諷刺得是,當初茨木"又不是第一次"的嘲弄,反倒成為現如今,他自我安慰的藉口。

在通勤途中...


不太懂。

不過就是,不愛了就珍而重之放入下,想起就輕輕拿起。

得不到就由愛生恨恨欲其毀,在這個虛擬世界,是同誰較勁。

怎麼沒在故事開始前就認清,你所愛的,終此一生都不可能回應你,同樣也不可能負你。




(其實沒想發圖,但移動端強迫附圖才能發文,也是不太懂loft。標籤和內容不是同一件事只是有感而發(遠目))

[茨狗]Harpocrates 05

紅毛不良少年茨木x高材生大天狗


(強制性行為有,慎入。
流氓不是當假的,一上來就九十邁。)


Harpocrates 05



大天狗被壓制在茨木身下,沉得緩不過氣,力量差距實在太大,費時的僵持中他耗盡所有力氣,卻未嘗移動分毫。等茨木放開他的細腕,把手滑進他下身,大天狗已經渾身乏力,只剩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
方才被箝制的臂腕還如斲斷般生疼,對即將面臨的遭遇,他滿心慌恐卻無可奈何。鬆垮長褲不合尺寸,抽掉腰繩輕易被褪下,大天狗不止的掙扎,在此刻,不過火上添油加劇兩具肉體糾纏摩擦,茨木用膝蓋卡進大天狗光裸的腿間,沒受過這等刺激的大天狗很快產生反應,驚得他本能曲收雙腿,堪堪收...

[茨狗]Harpocrates 04

紅毛不良少年茨木x高材生大天狗


(誠實回答我,你有沒有日過我?)


Harpocrates 04



後來他們才知道,制服失竊稱不上一個案件,充其量只是一則預告。


接踵而至的事件,搞得學校翻天覆地沒一日安歇。很多同學在上下學途中遇襲,被逼脫了上衣那算是萬幸,被揍得不成人形還扒個精光大有人在。目擊者描述裡,犯人大多穿著便服,甚至是A校的制服。當然校方一口咬定那是被竊的制服,犯罪的一定是校外人士。


反正在學校認知裡,根本沒把轉來的D校生當自己學生。F班的制服狩獵遊戲如火如荼。為了遊戲順利長久,他們訂立一些規矩。其一不能曝露自己身份牽連整個班級、其二男生不能...

[茨狗]Harpocrates 03

紅毛不良少年茨木x高材生大天狗


(認真搞事不談戀愛,各種不良情節慎入。
誰說我們是小學生?我們玩得可刺激了!)


Harpocrates 03

X

声称响应原料飙涨,这学期学校制服价格翻倍,一套齐全加起来十几万日币。D校生家境普遍不好,不少學生甚至原校服都買不齊,還穿著便服上衣。於是教材申請政府補助,校服替換學校特別多給一年緩衝時間,可以說三年級生完全沒有購置新制服的必要。


只有少數人心裡明鏡,不強制統一制服,這政策表面善舉,暗裏刻意分化矛盾而已。


茨木每天身披黑學蘭招搖過市,像闖進羊圈的狼,大家能躲多遠是多遠。只有大天狗當他普通同班同學,一視同仁的淡漠。


旁...

1 / 8

© 柳色花宵 | Powered by LOFTER